盛宴

咕咕咕,今天也没有更新呢

神说要有光,于是有了光。

——《圣经》

不要脸的
再发一个
盛宴是画画的
厌离是写文的


彩铅上色好脏눈_눈

自设
不要脸的发出来了

咕咕咕

非常抱歉这么久什么都没更

最近在练画画

超认真的那种

希望能把画画练好然后给大家画漫画

还有就是想把自己写不出来的美好的东西画下来

所以抱歉可能会鸽一段时间了(听见取关的声音QAQ)

当然我会回来找你们的|・ω・`)

文画双修!!!冲鸭!!!!





园医〔图书馆〕

——大概是双向暗恋的故事。





(1)

艾玛推开图书馆的大门,径直走上三楼,在楼梯口
深呼吸,又整理了整理衣服,才装作不经意的样子缓缓走向医学书分类处。

“嗨,艾米丽,好巧啊,咱们又遇见了呢!”

“毕竟咱们两个每天下班都会来看书呢。”艾米丽温柔的笑着。

艾玛脑子突然一片空白,刚刚那里都装满了自己勉强背下来的搭讪技巧和撩妹情话,现在则装满了艾米丽的笑。

从喜欢上她的第一天起,不擅长背书的艾玛天天跑书店,看着艾米丽认真的翻阅学术书籍,看自己看不懂的推理小说。艾玛有时会劝诫自己,艾米丽和自己或许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像她那样努力做好每一件事,强大又温柔的人,会多看自己一眼吗。


至少,至少勇敢一次啊。


艾米丽看着艾玛愣住的样子,扑哧笑出声,摸了摸艾玛的脑袋:“怎么啦?”

艾米丽的笑在书店金色的灯光下缩小飘远,最后变成了天际线边的一抹朝阳。说起来,人的肉眼竟然真的能看到这种场景啊,艾玛感叹。

至少勇敢一次。


艾玛抱住艾米丽,闭眼吻了上去。






(2)

艾米丽推开了书店大门,去三楼医学书籍旁站定。


自从那个小园丁来和自己搭讪,用的还是教科书的老套说法以来,艾米丽就每天下班来这里看书。

害怕艾玛找不到自己,艾米丽只好每天都站在同一个地方等她,无聊的时候就翻翻学术书,几个星期后,还真的长进了。谁说谈恋爱耽误学业来着,艾米丽心想。

思绪正漫天飞着,一个小脑袋在三楼的楼梯口试试探探,艾米丽连忙扭过去,装作没看见,同时保持着端庄的读书形象。

“嗨,艾米丽,好巧啊,咱们又遇见了呢!”

世界上哪有那么多巧合,都是人为的巧合呗。因为爱你,才装神弄鬼制造巧合呀。


艾米丽轻轻笑着:“毕竟咱们两个每天下班都会来看书呢。”

小园丁的脸红到脖子了,真可爱啊,艾米丽看着艾玛愣住的样子,不由得哈哈大笑。对喜欢的人,怎么能用书上的情话去撩呢,你的一颦一笑,都是赤裸裸的勾引好吗。

突然,自己被一把抱住,嘴唇传来温热的触感。

艾米丽一向冷静而井井有条工作的大脑马上乌拉乌拉响起了感情冲破理智的警报声。

胆小的人为了追求所爱,可以勇敢出叛逆的风采,这或许就是我喜欢你的地方,艾玛。艾米丽微笑着,干脆闭上眼睛,享受这青涩的缠绵。





(3)

艾玛突然清醒过来,从艾米丽身前一个大跳,离开艾米丽二五八丈远,甚至准备就此打个洞钻到地底去永不出来。

艾米丽:“好啦好啦,不用捂住嘴了,额,脸也不用捂了。等等,过来,别再往后退了!我又不吃了你!!”



“你你,你,什么意思啊?”艾玛感觉自己的大脑就像一个呼呼转动的大风车,使劲想现在该怎么办,可以做的功都被用去发电了,发爱情的电了。


“你不准备对我负责吗?撩完就跑吗?”艾米丽精明的笑着。


“啊?”

“嗯?”

“呃呃呃,我是说,好的!”

“噗哈哈哈。”

“我我我是说,我会负责的!!艾米丽小姐!!”

“别一直鞠躬了,走吧,回家。”

(完)

杰医 社园 少量宿伞黑白〔旅行系列之四〕

——灵感来自于真实生活
——系列一二三请在博客中找鸭( ¨̮ )



〔7〕

火车上。

杰克轻轻吻了艾米丽的额头:“晚安,艾米丽。”

艾玛和克利切也在微信群中发:睡了,晚安各位。

过了一会。

火车摇摇晃晃不断颠簸,艾米丽辗转反侧,狭小的空间和不舒服的床板让她无法入眠。

看来今夜是睡不着了,杰克和艾玛她们都睡了,不能打扰她们。心中这样想着,艾米丽打开了第五人格,准备来几把推演。

刚进去游戏:
杰克  邀您加入  自定义模式

艾米丽进入,发现艾玛,克利切,海伦娜都在。

感谢网络,它让我们有缘分在互相不想聊天了之后还可以在第五人格中相遇。

艾米丽:
就我一个说完晚安真的睡觉的老实人是吧……







〔8〕

火车到站,几人下了火车,打车去了范无咎发来定位
的酒店。

到了酒店,几人发现小黑小白竟然在大堂的沙发上秀恩爱!小白坐在小黑腿上,小黑搂住小白的腰,两人不知是不是在情话互撩,小白羞涩的表情说明了一切。

克利切心领神会的牵着艾米丽的手,拉着行李走进大厅。

艾米丽看着秀恩爱的两对,给杰克施以暧昧的笑。

杰克心领神会的提起了重的那个箱子。

艾米丽坚持不懈的与杰克眉目传情。

杰克犹豫一下,提起了第二个轻的箱子。(两个箱子的事见博客中系列一)

艾米丽:“你就不能抱抱我?”

杰克:“我提箱子抱不了你。”

“你就不能先放下箱子?”

“放下箱子没有行李。”

艾米丽生气的自己用力拉着两个箱子上了电梯,克利切在背后疯狂暗示艾玛:都是做女朋友的差距怎么就那么大??被艾玛一顿虎锤。

杰克美滋滋跟在艾米丽后面:“今天是什么好日子,女盆友好懂事啊感动死了。”


艾米丽:“感动个屁,死直男,出来挨打。”

杰克挑眉:“哦,动手要趁早哦,进了房间,可就不知道是谁在上了。”

最终还是秀了另外四个人一脸。

直男会撩真的很致命,因为他会在你在线杀妈和在线认丈母娘的边缘反复横跳。



(系列未完)












宿伞黑白 〔旅行系列之三〕

——这次的文灵感来自于自己的亲身经历,带入了自己最喜欢的一对,剩下的几对还会继续写的|・ω・`)

——请勿模仿文中的行为눈_눈

〔6〕

范无咎和谢必安抢到了最后两张机票,傍晚到了目的地,帮杰克一行人预订了酒店后,二人也开了一间大床房住下。

“无咎,你为什么不开双人间……”

“??想什么呢还想和我分开睡??!”

“……一起睡一起睡还不行吗!!”




上楼,进入房间,范无咎将包扔到床上,翻找充电器,在飞机上他看了一部缓存的电影,现在电量只剩百分之二十。

“必安哥,你找找包里有没有我的充电器。”

(一阵翻找)“没有吧,你是不是上飞机前落候机厅了。”

(!!!潘然醒悟)“…………必安哥,你充电器借我用用,现在才七点多啊。”

(端详接口)“我这是苹果的你华为nova用不了。”

“…………”

“让你不操心,充电器不放好。”

“不操心就是为了操你啊。”




谢必安嘴角上扬起巧妙的弧度,似天宫仙子的一笑坠落人间,又黛眉轻蹙,双眼流波婉转,像绝世佳人的回眸祸乱凡尘。朱唇微启,缓缓从嘴中吐出一句:

“滚。”




十分钟后。



“还玩呢,再玩关机了电话都接不到。”

“不用担心,必安哥,我马上就会有一个充电器!”范无咎眼睛闪闪发光,冲到座机前:“网上有个方法挺好的。”

按了一下呼叫前台,范无咎:“喂,是前台吗,我前两天在这里住宿丢了一个充电器,你们酒店收拾房间时有看到吗~”


网上说,丢了充电器没关系,给前台打电话,说自己是在这里丢的,服务人员就会拿出一大筐捡到的充电器,让你看哪个是你的,这时候就可以挑选一个。范大傻子对广大网友的智慧深信不疑。


前台小姐诡异轻笑,似乎是看穿了一切:“先生,请问你是哪一天在那一层的哪个房间丢的呢~”

范无咎大惊,久久才回了一句:“抱歉,记错了。”

挂掉电话,范无咎凝视着天花板,思考着前台小姐是何方神圣。不,不是前台小姐的问题,应该是,沙雕网友的问题!!

网上的沙雕方法果然不可信!!!

谢必安一脸“遭报应了吧”的微笑:“手机还剩多少电啊,别呆宾馆了,出去逛逛吧。”






虽然是很偏远的旅游景点,城中心却并不荒凉,到了晚上,街灯从城市与夜幕交汇的遥远天边一盏一盏亮起来,远处沉默的山上有星星灯火。

“诶诶,小吃街在那边呢,走错方向了哥。”

“我刚查了一下,这里有个华为手机专卖店。我们去买充电器。”

范无咎感动的都快哭了,果然拜把子兄弟靠谱。

谢必安替他付了款:“拿着你的充电器。”

“必安哥,我们要回宾馆了吗?”

“不,我们去小吃街。”

(系列未完)

(我再也不敢弄丢充电器了嘤嘤嘤 눈_눈)

蝶盲 社园 杰医 〔旅行系列之二〕

——系列一请在个人博客中找鸭( ˙˘˙ )



〔4〕

火车上。

艾米丽撕开火腿肠的包装,捧着带泡面的火腿肠坚定走向开水间。

几分钟之前,她拒绝了克利切帮她泡面的请求,因为克利切的眼睛一刻也没有离开那个香肠。

“美丽可爱端庄贤淑的艾米丽小姐,听杰克说您接开水总会被烫到,让我来帮您吧!”克利切严肃的说。

“你能不能别看着香肠对我说话……”

…………

开水间传来一声尖叫,然后是水被打翻的声音,排在艾米丽后面的艾玛长长的“哦~~”了一声。

杰克赶过去,抓起艾米丽的手:“烫着没?”然后把委屈的艾米丽抱在怀里:“没关系没关系,再买一桶我来给你泡。”艾米丽紧紧抱住杰克。

一旁,艾玛抱住克利切:“你要火腿肠买就是了嘛干嘛委屈巴巴的看着它都已经吃不成了丢死人了 ……”

克利切紧紧抱住艾玛。


“…………”





〔5〕

傍晚火车开到了一片荒原上,风景很好,归鸟拍打翅膀穿过火红的霞光。

艾米丽等四人早就为了抢夺最佳拍摄位置大打出手,杰克用单反相机用力挤开克利切,看来是堵上了全部身家在战斗了。艾米丽和艾玛的塑料友情也破裂了,女人之间的战争一触即发。

艾米丽:“哎呀,艾玛,这里可是能看见火烧云呢~”

艾玛:“哦,是吗~你恐怕看不见旁边的鸟吧。哎呀,忘了你那个位置看不见呢~”


美智子微笑着轻声唱歌给海伦娜听。

海伦娜一脸陶醉向往的看向美智子。

“太美好了,能告诉我其他四个人都在干什么吗?”

一定是坐在一起满脸幸福的合影留念吧,海伦娜心想,真是可惜我只能通过歌声想象这一切。






美智子看了看几个疯狂掐架的人,微笑着说:“有点挑战呢,海伦娜……”

海伦娜面露期待,肯定是很美好很美好的景色!!






美智子:啊啊啊啊啊啊卧槽走开啊啊啊你才是大鸡爪子蠢女人!!!!”

海伦娜:“美智子??美智子??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了??”

美智子:“不是,我没事。我就是和你说说他们现在正在做的事。”

美智子惊讶的发现海伦娜什么都看不见的双眼中竟然流露出了悲伤!!

“哦……那还真是……和和美美呢…………”










杰医 社园 〔旅行系列之一:出发〕

——甜甜的小段子,灵感都来自于生活和脑洞

〔1〕

杰克用力把很长很长的绅士帽塞进皮箱里。

皮箱里塞满了艾米丽的化妆品,二人的衣服等各类物品,似乎已经没有再放一个帽子的地方了。

杰克执着的按下皮箱塔扣。

皮箱啪的一声又弹开来。

厨房里传来艾米丽的大叫:“杰克,你好了没,赶快出来吃饭,咱们要赶不上飞机了!!”

杰克满头大汗:“马上马上……”

艾米丽走进卧室,无语的看着杰克努力的身影。

“杰克,我说,塞不进去就算了,不带又能怎样呢?”

“不带……会没有绅士风度……”

可是这个已经塞不下了。艾米丽一拍脑袋,心生一条妙计:“杰克,你再另外把它装一个箱子不就好了嘛!”

杰克用关爱智障的眼神看着她:“然后两个都是我来提是吧……”

…………

半小时后,杰克颤颤巍巍轻吻了一下艾米丽的额头:“走吧……亲爱的。”

一个身材修长的燕尾服绅士提着两个皮箱摇摇晃晃下楼了。








〔2〕

克利切先生带着艾玛小姐在前座等着艾米丽和杰克。

“哦哦,杰克,你们带了好多东西啊,准备很充足呢!”

杰克想说第二个箱子就放了一个帽子。

艾米丽看起来兴致勃勃:“上车上车,我们的飞机快到了!”

“这次的旅行的确很令人期待,出发吧,其他人都已经到机场了。”克利切踩下油门。



〔3〕

现在杰克的心里有一个在线急等回复的问题:女朋友过安检时嘲笑自己的身高怎么办。

杰克弯下腰,把脸凑到扫描仪前。

“脸部识别失败。”机器冰冷的声音传来。

“先生,您再往后退退……您有点高……”服务人员看着杰克脚后一寸处的墙,弱弱的建议道。

杰克瞪了一眼笑的前仰后合的艾米丽和用力憋笑玩手机保持严肃的克利切二人。

然后在墙角的地方蹲了个马步。

机器:“脸部识别唔唔……(被捂上音响)……”

服务人员:“成功,成功,请过吧!!”

直到上电梯时,艾米丽都一脸敬重的看着杰克。

艾玛玩手机憋笑走路撞墙上了,用力一回身把克利切的手机摔电梯下面了。

然后电梯带这几人缓缓上升。到楼层时,克利切一脸黑线,没有下电梯。迫于那强大的威压,艾玛微笑着再次走上电梯,与艾米丽挥手诀别。

电梯缓缓下楼。

克利切拿起碎屏手机的手微微颤抖。

艾米丽看着艾玛大无畏的身影,眼中有同情的泪光。

杰克和克利切:女朋友太蠢该不该先提出分手,在线等,急!!!

(未完待续)

宿伞黑白——生生世世〔叁〕

——〔壹〕和〔贰〕请在个人博客中找鸭( ˙˘˙ )
——私设黑白是能相见的



战后,范无咎大病一场。



谢必安整日整日的不睡,奔波忙走照料他。范无咎有时意识清醒,就会低声叫着无咎哥的名字,挣扎着要去阎王庙,然后又昏昏沉沉睡过去。谢必安别无他法,只好依了弟弟。





………………





江南的烟雨一如既往的温润飘渺,远处的小山丘有朦朦胧胧的影子。妙龄少女捏起竹筐里一撮茶尖,商队的马踢踏着马蹄重重打了个响鼻,雨滴打在油纸伞上溅起小小水花。



谢必安撑开阴阳伞,街上行人熙熙攘攘,游魂穿人而过,沉默行走在雨幕下。



范无咎摇起荡魂铃,幽魂齐齐回头,向范无咎集中来。范无咎兴致大发,以伞为剑在雨中即兴而舞。挽剑花环身,剑气凛然直指苍穹。幽魂木讷的看着范无咎的身体从行人身体中穿过,雨滴一丝也没被打乱,兢兢业业直线落下。范无咎舞毕,看着毫无反应的幽魂叹声无趣,随即把目光直直射向谢必安。



谢必安笑意盈盈:“吾弟身手不减。”


范无咎哈哈一笑:“鬼差的功绩就让阎王爷去评说吧,我与必安哥人间做乐岂不快活?”



“不可。” 谢必安温柔回他,撑伞将百鬼收入伞中, “你我曾杀人无数,本该堕十八层地狱,阎王却让我们做阴差,实是于我们兄弟二人有恩。”



范无咎眉头皱了皱:“杀人的过我一人来扛就是了,关必安哥什么事。” 随后,又放肆的补充了一句:“准是那日你我二人去拜时,阎王爷看我是杀星降世,惹不起,所以不敢亏待你我啊。”



“无咎,你可知道,当生生世世的承诺出口的一刻起,你我便分不开了。你入地狱,我也入。”谢必安的眼神向遥远的西北方飘了飘:“或许是这世上厉鬼太多了,地狱没你我二人的位置了罢。”




范无咎没说话,过了一会,他凑近谢必安的脸,轻轻覆上他的双唇。



这一吻极为绵长,仿佛要将生生死死血染尘沙的往事狠狠吻进心里,吻进江山最深最深的地方永远埋葬起来。谢必安想要结束时,范无咎用力抱住了谢必安,然后再次深深吻下去。谢必安也就从了他了,双手攀上他宽大的肩。



范无咎终于放开了谢必安,后者面颊绯红,怒斥道:“这里人来人往,无咎弟不可无礼!”




几个小孩谢穿过必安身体跑过去,范无咎漫不经心说:“反正做了鬼差,这偌大世间只剩你我二人了。哪个鬼胆敢插手,我收了他便是了。”




谢必安哭笑不得,撑伞道:“算是败给你了。走吧。”




范无咎跳起来,絮絮叨叨:“哎哎,必安哥,咱们什么时候回地府请兄弟们喝上一蛊吧。”



“为何?”



“咱们何不和兄弟们一起把阎王爷给打了,自己做大王。”


“奇思妙想!”


“必安哥,想不想知道我从戎多年,在金戈战马中立于不败之地的秘诀?”

“…………”



范无咎伸出四个指头,俯在谢必安耳边:“这四字真言,今日我就传给哥哥。”



然后猝不及防吻上谢必安的唇。“这四个字是——撩  完  就  跑。”


谢必安望着弟弟一路疾风闪电与自己迅速拉开距离的欠揍模样,嘴角抽搐。



好生气啊,但是不能失了风度。



趁范无咎不注意,谢必安将手中阴阳伞一把掷出,正中靶心。


范无咎也不还手,捡起伞对谢必安坏笑。



这下让谢必安也忍俊不禁,扭过头假装看树上的啾啾鸣叫的燕子。


范无咎微笑看着哥哥瘦削的侧脸。



鬼差的前路,谁知道呢,这件破事就丢给阎王爷去思考吧。
只要与你在一起,就有燕子在啾啾鸣叫呀。



“……走吧……”




范无咎站在风雨中,等谢必安走到伞下。

(完)
我一定要写出甜甜的小甜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