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宴

咸鱼突刺!!www

〔淡漠月光〕—园医文,与官方剧情有偏差。我们的口号是文笔绝不小学生。

P1    
艾玛发现这几天父亲总是醺酒。
          

以前,父亲只有和厂子里的员工聚会时,才会喝这么多,这是艾玛可以理解并原谅的。但这几天并没有任何聚会,父亲却一瓶接着一瓶的喝。艾玛已经很少看到父亲清醒着了。他不想把这理解为工作需要,事实上,在圣心医院的花园里修剪一天草坪后,回来只能看到一个不省人事的醉汉,使艾玛越来越厌恶这个家。     
           

今天回家,也是一样的场景。收拾完一袋子空啤酒瓶,艾玛将他们丢在墙角处。那里已经有了几十个黑塑料袋。     

“为什么要这样,父亲。母亲的离开已经足够让我伤心了啊……”艾玛轻轻的说。她已经没有没有原谅父亲的力气了。 每天在忙碌一天后回到家面对一个醉鬼父亲,已经耗尽了她所有的力气。

况且,自从上个星期起,闺蜜爱米丽的气色一直不好。艾玛问也问不出什么。艾米丽努力保持的微笑下压抑了什么,得不到的答案让她心烦。   
            
就像自己还保持在闺蜜身份下的喜欢一样,得不到答案。    
         
             
筋疲力尽的倒在床上。烦心的事可真多,艾玛在心里默默吐槽着,任凭困意席卷全身……            

              
又是一个无聊的早晨。艾玛拉开窗帘。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也许是父亲开始醺酒的时候吧,早晨就失去了它的意义。不论是窗外梧桐树上雏鸟向父母讨食的喳喳声,还是客厅沙发上父亲如雷的呼噜声,都只让她心烦意乱。      
              
          

等等,父亲的呼噜声!      
               

          

以往每天早晨都会听到的呼噜声消失了?!           
            
          

艾玛冲出房间,看向沙发。沙发上空无一物,但是门却开着。艾玛在屋里疯狂的找,但是事实告诉她,父亲的的确确不在家里。“出去了吗……”艾玛小声的问自己。父亲自从开始醺酒后就从没出过家门,厂子也早就停运了,连同未处理掉的武器永远的锁住了。      
         
           

艾玛拨通了警局的电话。             

          
“喂,是警察局吗,我是艾玛伍兹。请问昨天这附近的大街上有看到一个喝醉了的男人吗。”      

         
“抱歉,小姐。我们巡夜的警察没有发现夜里的任何异常。”      

          
父亲失踪了?      
           

让自己生活不断崩坏的父亲就这样离开了自己的生活?!      
           

每天喝这么多酒,肯定是死哪了连警察都想不到吧。      
           

警察都找不到的话,我还需要去找吗……    
        

          
  有种巨大的力量让艾玛穿上了工作用的背带裙,直接去了圣心医院。去工作的路上,艾玛的身体止不住的颤抖。她不太敢深想,这颤抖来自于罪恶,还是发自内心的喜悦。     
  

P2      
今天是父亲不在家的第二天。真奇怪啊,父亲才失踪两天而已,艾玛就觉得早晨的鸟叫声好听了些。看来父亲真的给自己带来了很大的烦恼呢,幸好失踪了,不然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办,只能一天天的过苦日子,艾玛心想。      
           

但,今天最让艾玛快乐的,不是早晨的鸟鸣,而是来自艾米丽的电话。      
          

艾米丽声称自己这几天一直做噩梦,请了假来自己家里住几天休养休养。      
           

从很早很早开始,见到艾米丽就会忍不住的开心,是艾玛伍兹的常态。  

           
今天和以后的每一天也不例外。    

           

门铃喜悦的唱起歌。艾玛伍兹小姐衣冠楚楚,打开门,迎接心动选……啊不,是好闺蜜。热情的帮艾米丽将行李箱提进自己的房间,然后在从行李箱中拿出艾米丽的枕头放在自己的床上,这可是艾玛伍兹小姐的心动环节。      
        
      
“好久都没和你一起睡觉了诶,你还是这么热情呢。”艾米丽脱掉小皮鞋,穿着袜子走进卧室。            
          
“没办法,一看见闺蜜就特别开心。”艾玛哼着小曲,一路走进厨房,“快到中午了呢,尝尝我的厨艺呗。”       
           
“求之不得。”艾米丽笑。      

            
艾玛回头看见她的笑。后者被注视后羞涩的抿嘴。             

           
“今天的天气格外的好呢,艾米丽。”       
 “的确很不错哦。”       
 “我现在要拿出我的大杀器——完美火候下的八分熟牛排了,哼哼小心吧艾米丽,我会让你吃成个猪的。”      
“你休想,伍兹怪。我不会为牛排而屈服的。”              “是吗,艾米丽,你吃下第二块时可别反悔!”             “那就来吧,哈哈!让我们看看谁才能笑到最后吧,艾玛伍兹!”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咱们小时候做游戏时的羞耻台词你还能一本正经的念出来啊,艾米丽,我小看你了。”       
              
“哼,彼此彼此。”艾米丽嘴角上扬。                    
          

艾玛怔怔的看着艾米丽的嘴角。优雅迷人的弧线  ,这是艾玛对此的描述。                 
       
            
身后煎锅上的牛排发出大事不妙的滋啦声。               “喂,伍兹小姐,看着你的锅,别让自己输的这么快啊,我会赢得很寂寞的。”艾米丽焦急的声音传来。                 

            
拜托,从你进来的那时候起,我就输的一败涂地了啊,艾玛的内心在大喊。             

            

只不过,我输的还有点寂寞。      

         

“看着呢好吗。”艾玛没察觉到在自己的脸上,销声匿迹很多天的微笑回归了。

P3      
           
艾玛起了个大早,给艾米丽煎了一条培根 ,然后放上煮好的荷包蛋。    
          
这是艾米丽从小吃到大的早餐,她再清楚不过了。        
          
那么,今天是周一,该去叫醒艾米丽了。艾玛哼着小曲,美滋滋的走进卧室。不知道昨天在她的拥抱下,艾米丽的梦会不会香甜一点呢。       

          

拉开窗帘,莺鸟欢歌,晨曦倾泻。    

         

艾米丽的半个在晨光中看起来光滑无暇,像极了阿芙洛狄忒的侧颜。一定是阿芙洛狄忒,爱与美女神降世,才能让一个人这么好看,这么迷人……想着想着,艾玛的嘴唇处传来微凉的柔软触感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中已经把脸凑到了艾米丽脸上。

          

艾米丽双眼紧闭,没有要醒来的迹象。
 

          
既然这样……艾玛没有把头抬起来,而是闭上了眼……         

             

突然,艾米丽猛然坐起,大口大口喘气。        
“艾玛,我又做了那个梦,和前几个星期一模一样!”       

            

看来不是被自己吓到的。艾玛摸着被重创的鼻梁,凑上前去,问道“那个梦是什么样子的?”      
           

艾米丽的眼中满是恐惧“有……巨大的庄园……庄园里有花草树什么的……有诡异的雾气……我……我……”            

艾米丽捂住脸,双肩颤抖“我想不出来更多了,但是,这真的很可怕……你不知道,艾玛,那个梦是延续的!”      

          

之后艾米丽便对此事绝口不提。艾玛不想让她难过,所以也不问。     

        

这几天,艾玛的眼上熬出了浓重的黑眼圈。她不太清楚为什么艾米丽喝完一大杯咖啡后十二点还能倒头就睡,但她知道艾米丽去经历那个令她恐惧的梦了,所以她就把小夜灯打开,看着艾米丽逐渐苍白的脸,陪着她。      

        
  一晚上,艾玛记不住自己重新盖上了艾米丽踢开的被子多少次,又多少次耐心的把她身上的冷汗擦干。           
         
有好几次,看到艾米丽露出的腰腿,艾玛都会久久的愣住,盯着裸露处如雪的肌肤。她不知道是什么让她克制住的,她本以为压抑了这么久的感情是克制不住的。可当她看到艾米丽惨白的脸时,伸出的手就又收了回去。      

           

尽管,收手不是她本意。           

          

艾玛叹了口气,缓缓坐回床上。       

          

喜欢是肆无忌惮,而爱是恒久忍耐。      

          

这么多年了,自己和艾米丽都长大了。这沉淀了几十年的喜欢,早就是爱了,早就足以令她疯狂起来了。      

           

这疯狂该让她坦白的,但看着那朝思暮想的面孔,爱怎么也说不出口。       
       

           
最后,还是只能落得闺蜜间的喜欢。       

           

或许就是这爱已成燎原之势了,才能在艾玛的心里逆天绝行,将慢慢凉下去的心一次又一次的提出来焚烧锤炼。让艾玛逐渐忘记了自己其实很懦弱,奋不顾身的学着像艾米丽一样独自生存,支撑家庭,支撑自己的爱。       

          

自己已经很累了,艾玛清楚。艾玛曾经想逃离。她删除了手机里一切和艾米丽有关的信息,在远离圣心医院的郊区租了个房子,想等自己忘记艾米丽后再回去。但结果是艾米丽还没找到自己,自己不到两天又狼狈的直奔医院去见让自己思念到疯狂的人。       

          

艾玛承认,自己尽力了,可还是戒不掉她。       

         

然后她开始疯狂的对艾米丽好,不计回报的满足艾米丽。就算艾米丽加班到半夜3点突然打电话叫她去吃宵夜,艾玛也会在十分钟之内去见她。即使第二天,艾玛上班的时间是凌晨五点。艾玛想让艾米丽自己看出来。       

         

最后,艾玛成为了艾米丽最好的闺蜜。     

         

你看,有时候,你竭尽全力,得到的也不过是如此残酷的定义。       

        

艾玛为了不打扰到艾米丽,小心翼翼躺进被窝用胳膊从身后轻轻环住艾米丽。       

        
“让噩梦来找我吧。你会有好梦的,艾米丽。”       

          

过于漫长的夜,折磨着醒不来和睡不着的人。                   

P4      
          
今天是艾米丽假期结束的日子。      

          
艾玛想把艾米丽永远留下,可她没有能留下艾米丽的身份和理由。      

         
“艾玛,我行李收拾好喽,我走了哦。”    

          
“路上小心,艾米丽。”     

          
“知道了,和我妈一样啰嗦。”艾米丽轻笑一声。

           
“再见。”      

           
“再见。”      

           

艾米丽一走,艾玛就把自己扔回卧室的床上。将头埋进被单,都是她的气息。   

           

现在艾玛只能痛恨自己的懦弱无能。  
         
“你活该,艾玛。”艾玛狠狠抽了自己一嘴巴,坐起来,换好衣服,准备上班。      

           

艾玛正修剪医院花园里玫瑰长出花坛的枝朵,突然听见艾米丽叫住自己。     

         
“嘿,艾玛,这些花可真好看。”
 “无事不登三宝殿,说吧,是不是想念我的牛排了。”      
 “当然不是!艾玛,你个混蛋。我是说,下周的化妆舞会,要不要一起啊。”      
“废话,我会错过这么精彩的派对吗?”艾玛嘲讽道。     

“好嘞,等你哦亲爱的,mua。”艾米丽抛出一个飞吻后潇洒离开。   

       
         
装什么潇洒,我才是看的最开的那个好吗,艾玛苦笑着用力捏下剪刀柄,将不听话的花枝狠狠剪掉。   

  

         

开化妆舞会的日子到了。     
         
艾玛换上了花童的白色小裙子,带上表着白色小花的大草帽,去见艾米丽。  
    
         
和学生时代一样,艾米丽穿着白色圣天使服。成为救死扶伤的医生是她从学生时代的梦想。艾玛来圣心当园丁的初衷其实是每天都能看到艾米丽,以及和艾米丽上下班。     

         
“嗨,艾米丽。”艾玛打招呼,同时注意到艾米丽气色不太对。       
         
艾米丽一时没有说话,只是怔怔的看着艾玛的草帽。她眼中的不安加重了艾玛不祥的预感。  

       
“这个帽子你不喜欢吗?”艾玛摘下帽子。  

       
“不不不,很好,我很喜欢。比起这个,我们快去跳舞吧,已经有人在放音乐了。”艾米丽慌忙转移话题,拉着艾玛走向宴会中心。   

        
戴着白色手套的手环上艾米丽纤细的腰,艾玛希望宴会永不结束。   

        

时间过得很快,在一片狂欢中,夜幕四合。       

        
艾米丽拉着艾玛的手走上天台。     

       
“艾玛,我知道你可能不会信,但今天圣心医院会出事,你我也都会出事。”
        
艾玛深深的看着艾米丽泛起苍白的脸。   
      
“你说的我都相信,艾米丽。你想怎么做,我陪你。”      
   

        

艾米丽沉默了,趴在铁栏杆上,向下看着车水马龙。       
       

         

今天天气很好,天上没有云,星光点缀夜幕。淡漠的月光,冷冷照耀着霓虹闪烁的街。
    
        

男人喝酒划拳声,玻璃瓶碰撞的声音,汽车喇叭的嘟嘟滴滴声,女人妖媚的笑声交织在一起,组成了夜的声音。
        
这声音乍一听有些喧嚣,可自己一个人的时候,静下心来,认真的听,就能从这肆意弥漫的喧嚣中,听出一些孤独。

         

艾玛把这叫做夜的阑语。                

         
         
夜时常为心里有遗憾,在光怪陆离的城市夜幕中咀嚼孤独的人送上它轻哼的歌。           

         

艾玛看着艾米丽沉默的侧脸一次次被光照亮,一次次被黑暗吞没,光影交替。

         
你连沉默都好看,艾玛那个瞬间,差点亲上去。        
          
可就在离艾米丽的肌肤差一寸的地方,艾玛停下了。       

           
艾玛一直都弄不懂是什么在阻止她,可她燃起的激情每次都无缘无故被熄灭,尤其是快要越过黄线一瞬间。      
            
           

如果真的爱之入骨,又为什么总保持缄默。      

           

这就是艾玛痛恨自己的原因。   

            

艾米丽突然转过头来,似乎注意到了艾玛灼热的视线。艾玛猝不及防,慌忙转过头,装作看艾米丽身后的星空。       

            
“嘿,艾玛,你眼里有星星在闪诶。”艾米丽惊讶的捂住嘴。      
            
            
艾玛的心漏跳了一拍。       

            

那不是星光啊,我眼里闪烁的,都是喜欢你啊,你看不出来吗,你真的看不出来吗,艾米丽。艾玛的心在大喊。       

           

看着一个可望不可及的人,喜欢就会掩不住的溢出来,像星光入眸,一眼万里。   

           

万里星光不如你。      

          

“艾米丽,我有必须要向你坦白的事。”       
          
“???”      
          
“我喜欢你。”        
          
“我也喜欢你啊。”     
          
“我不是指这个。”      

           
艾米丽疑惑的看着她。        

           
突然,圣心医院火光冲天,巨大的爆炸声随后席卷天地,艾米丽惊恐的扭头张望。街上人声鼎沸,无数车辆发出呜呜的警笛声。

            

巨大的喧嚣,将一句“我爱你”淹没在风里。

P5      
           
“艾米丽,别去,求你了!!!”艾玛死死抱住艾米丽,喉咙在长时间的叫喊下已经嘶哑。      

          
“不行,艾玛,我不能丢下我的病人们和圣心!!!!”艾米丽眼泪决堤而出,看向艾玛,“求你了,艾玛……”     

           

不行,她说什么都不能松手!!艾玛对自己说。     

            

她看见艾米丽眼角有泪珠划过。       

            

然后,她松手了。                                 

            

艾米丽感激的看了艾玛一眼,向楼梯间跑去。       
            

突然,艾米丽走跑回来,捧着艾玛的脸,一字一句的说:“艾玛,千万别去圣心医院找我。”               

            
然后,艾米丽狂奔下楼。

            

艾玛在楼上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街角。艾米丽一次都没有回头。        

            

远处医院又大火滔天,喧嚣中听不见消防车的警笛乌拉声。              

            
艾玛听见了星辰落地的巨大寂静。      

           

           
然后,她向艾米丽远去的方向狂奔,义无反顾。        

             

艾玛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昏过去的,但她醒来时,圣心医院只有燃烧过的废墟。         

            
不……艾米丽。艾玛浑身颤抖,任凭泪水滑落。        
            
好长一段时间后,艾玛才缓缓站起来,注意到手边的焦黑土地上静静躺着一张纸。                

            

邀请函。        
            
开电机,打开大门,活下去,找到艾米丽。        

            

艾玛擦干眼泪,跑向最近的一台靠墙的电机。                     

            

艾玛在心里数着,这已经是第四声咔哒声了,还剩最后一台电机,就能活下来了。     

            
这个庄园似乎是全封闭的,除了大门没有能出去的路。她有一次躲在围墙后面看见屠杀者是一个穿着烫金条纹西装的人,身体修长,戴着白色面具,无喜无悲。
            
屠杀者一直追杀着一个跌跌撞撞奔跑的人,但他似乎并不急躁,只是很有绅士风度的慢慢走着,似乎在欣赏自己的猎物陷入绝望的过程。
            
那个人最后还是被追上了,屠杀者将他打翻在地时,艾玛看见那个人被就近用荆棘绑在了带火药的座椅上。那个人不停挣扎,双臂血肉模糊,惨叫声早已嘶哑。最后,他连嘶哑的惨叫声都发不出来了,垂着头静静的坐在椅子上。
            
不久后,椅子冒出一股黑烟,飞上了天。               
            

屠杀者满意的擦拭巨大刀刃,向远处走去。        

            

艾玛也找了一把椅子,观察了椅子的构造后,她认为自己有能力拆掉火药和荆棘圈,废掉椅子。        

             

考虑到拆椅子的声响巨大,艾玛悄悄离开了。                  

             
那么,现在只剩下小木屋处的最后一把了。马上就能见到艾米丽了。艾玛向小木屋跑去。         

             

很不幸。     

             

艾玛在小木屋不远处,看到了正向小木屋移动的红色手电筒光。        

             

虽然大雾弥漫,艾玛还是能看见,红光汇聚的地方,正向小木屋中的电机走去。        

              

小木屋侧面的墙旁有一把椅子。        

              

小木屋中衣服微微反射白光的是对此一无所知的艾米丽。                

              

艾玛想都没想,跑过去用手中仅剩的工具,剪断火药线……          

              
椅子倒地的声响响彻庄园。      
              
红光迟疑了一下,向艾玛走来。        
              
放下板子做聊以慰藉的防御,艾玛看着艾米丽。          
            
 

“你一定会活下去的。”                    

              

皮手套摩擦刀刃有寒冷的声响。        

              
荆棘刺入手臂,疼痛贯穿全身。          

               
电机的嘀嗒在小木屋里低语。      

                
屋里的人听不见艾玛的声音。       

               

“快……走……”         

               
“快…………走……”          

               

艾米丽抬头迟疑的环顾四周。             

              
艾玛努力将头向前伸,让宽大的草帽帽檐和半个侧脸不受树干遮挡,企图让艾米丽认出自己,听自己的声音。               

            
艾米丽看见了,但她没有跑向她,而是站在原地,努力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艾玛还不知道自己的脸已经血肉模糊。           

             

黑色手套慢慢抚上艾米丽的脸。           

              

艾玛连叫的力气也没有了。           

              

黑色手套遮住了艾米丽的双眼。            

              

艾玛泪流满面。              

              

座椅下传来火药被点燃的声音。      

              

艾玛疯狂的大喊,可发不出一点声音。            

              

修长身影环住了艾米丽。         

              

艾玛闭上了双眼。     

P6      
              
再次睁眼时,艾玛耳边是风的巨大声响。       狂欢座椅将她带至高空。      

              
座椅落下时,等待她的就是死亡。      

         
              

月亮变得很大。    

              

月亮对她淡漠的笑。  

              

艾玛向下看去,小木屋已经成了一个黑色小方块。      
            

她用尽所有深情,看着那个方块,把这当做与艾米丽的永别。      

             

今晚的月色格外的好,预示了明天的好天气。       

              

漫天都是闪烁的白色星光。       

              

夜对艾玛哼起它常哼的小曲。          

               

落地之前,艾玛注意到,第四把椅子一直都没有再升起。         

              

艾玛的嘴角上扬起自嘲的弧度。不让艾米丽死在自己面前是她这一生幸运之神唯一眷顾她的一次。

             
              

原来仅仅是看着那个人幸福,就用掉了自己毕生运气。  

              

今晚月色真好。          

              

月光满城。

(完)
(艾米丽视角请看同事件姊妹文——一片黑暗)
(艾米丽视角为杰医he向)        

评论(8)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