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宴

咸鱼突刺!!www

杰佣〔跑赢时间〕——杂粮系列之三

——开学之前再来一发小故事。
——不可言说的文笔,时而沙雕时而正经,进来了请看到最后。
——是糖鸭( ˙˘˙ )放心食用。
谢谢观众老爷厚爱,话不多说开始了。


指挥官╳战士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子弹的呼啸声划破夜空。咣的一声,门被粗暴的踹开,但不得不说在战争打响时叫醒队友是冷漠的战场上最后的温柔。在憎恶面前,爱与怜悯都会退步消弭。

奈布一个翻身跳下床,习惯性抄起猎刀塞进口袋,端起枪跟上冲出宿舍的人群。

…………


跳进战壕,东侧战线遭到敌军夜间突袭。将士们休息了两个小时不到,就又开始了新一轮战斗。杰克坐在指挥室,盯着墙上的地图,猜测敌军是从西线趁前两天大雨偷摸调来了一支敢死队。现在那支敢死队吃饱喝足,火力迅猛。看看东线军营连续战斗了两天的士兵,开战不到两个小时一片东倒西歪。

更要命的是,侦察兵发现远处有敌机和人潮靠近,预计两小时之内受到大规模袭击。

形势紧张,军心低落,搞不好这次东侧战线要沦陷了。

信号弹只剩下一枚,只能赌一把了。杰克拿起对讲机。

…………

战壕里尸体一片。


奈布从死人的身上疯狂搜刮子弹,食物和水。机关枪上膛,对着眼前玉米地一片乱轰。看不见敌人,也看不见活着的队友,玉米叶上滴下来不知道是谁的血浆,枝干上的玉米金灿灿的,吸收养分,茁壮生长。

对面机关枪的红光停下了,奈布终于得以喘息一小会。随便掰下一个玉米,胡乱往嘴里塞。玉米的味道冲击着干涸的味蕾,与血腥味混在一起,有独特的香甜。奈布大口嚼着,身边队友尸体上挂着的对讲机突然滴滴响起来。



“我是指挥官杰克,能听到吗,听到请回答,听到请回答。”
“我是奈布,目前战壕里活着的只剩我一个了。”



杰克的心紧缩,幸好听到的是奈布的声音,要是刚刚接线的是通讯兵,要怎么接受奈布已经死了的消息。在战争中相爱,需要多大的勇气啊。杰克抹了一把头上的冷汗。



“奈布下士,我现在有一个光荣的任务要交给你。”

“有屁快放,我这边快打过来了。”奈布咀嚼着玉米,眼睛死死盯着前方的玉米地,模糊不清的回答。

杰克深深吸了一口气:“战壕里的补给箱里放着我们唯一的信号弹,我的任务是将信号弹带出玉米地,带到荒原上点燃。”

“…………”

“现在敌军支援正在大量靠近,我们必须赌一把了。”

“信号弹我已经找到了,从哪里进入荒原?”

“向东北方向直线走,最近的路。”

“收到。”

简短的收到二字传入耳中,杰克知道奈布启程了,捏着通讯器的骨节微微泛白。他从不是个拖沓的人。


“请务必活着回来见我。这是命令。”


杰克的话有颤抖的尾音。奈布凌厉了好几天的眼神温柔下来。


“收到。我也爱你。”

…………



奈布将对讲机挂在耳朵上。玉米地很大,他已经走了不知多久了,估摸着天都快亮了。

“喂,你给我说的路,直线距离多远啊到底。”

“大概几十公里。”

“这么远你不早说!”    奈布看着越来越近的敌机,用力薅下来一个玉米,“不过倒是不缺吃的。”

“你就想着吃。”    杰克嘴角泛起笑意。

玉米高大的身影摇晃,坚韧的茎叶不规则的支叉在半空,奈布在夜里只能小心行走,如果被茎叶划伤,没有绷带会很难办。

“喂,敌机是不是快到你那边了。”

杰克看看窗外,敌机的轮廓越发清晰了,向着这个小小指挥所而来。发动机嘈杂的嗡嗡声也似乎清晰可辨,次次啦啦的在半空嘲笑着东部战线的命运。


“赶快向前走把,不用管我。”

“到底怎么样了,说实话。”    奈布开始不管不顾的狂奔,玉米叶像从黑暗之中突然伸出的尖刀,他身上的伤口数量在增加。

“好吧,我是快完蛋了。”杰克苦笑,什么都瞒不过他。

“你等着,我一定救你。”眼睛前的世界开始泛起红色,奈布有点看不清路。


“我的命早就在你手上了,奈布。”


“你一定要活下去,等着我……”


…………


“奈布,你知道伦敦吗,我的家乡。”

“…………”

“那里的春天,迎春鸟在泰晤士河上泛起的薄雾里叫,苹果树枝叶繁茂……”

“…………”

“……大笨钟的钟声敲响三下时,我会坐在院子里的梧桐树下,看我喜欢的书,阳光斑斑驳驳投在书页上,一切都很安静……”

“…………”

“奈布,你在听吗?”

“…………”

“奈布?奈布?!喂?听到了回话啊!!”

“……杰克……你个混蛋话唠……我告诉你个好消息…………”  奈布全身披红挂绿,有气无力。


留着最后的力气,不是为了和你说废话的。


“你走出去了吧?!看到北部战线的军营没?!”杰克激动的站起来。不远的窗外敌机睥睨而视。

“嗯……多谢你了……咱俩的命…………算是有救了……”

“好啊你,听到了不回我话,让我白担心!!”



奈布擦燃信号弹的导索,看着红色的烟雾在高空炸开。白色的鸽子被惊动,从草浪摇动的荒原草场讽刺掠过。奈布筋疲力尽的倒在足有半人多高的长草中,任凭草叶拂过脸颊。全身上下大大小小的伤口隐隐作痛,炽热又火辣的感觉一波一波从四肢百骸向身体里荡去。困倦沉沉袭来,奈布将嘴凑近对讲机,用尽全身力气:

“不是不回你话……就是留着力气……给你说句……我爱你……”

对讲机里的声音渐渐降下去,到最后几乎只剩下气音了,但杰克还是听得一清二楚。

“我也爱你……我也爱你…………”

爱能穿越硝烟弥漫的战争,最后跑赢时间。


…………


奈布……奈布…………有人在叫自己的名字,杰克的身影却没头没尾的在无边黑暗中浮起。  他扣动扳机时的手,他夕阳下的眉眼,他微微抿起的嘴唇和细长的眸,他温柔上扬的嘴角…………那些画面碎片从各个角落飞出来,反复提醒着奈布,他有念念不忘非见不可的人。

“杰克!!”奈布满身冷汗,猛坐起来。

“奈布……你终于醒了。”被人一把抱住。

是熟悉的气味……奈布眼睛湿润。

“你一直在叫我吗……”

“你已经昏迷三天了……身上那么多伤口,为什么不和我说……你知不知道,他们都说你醒不来了……但是我不信…………”杰克的声音哽咽了。

奈布沉眼看着使劲将头埋入自己颈肩的头,这是他在眷恋自己的气息。点点涟漪在心里漾开。

用力抱住病床侧的男人。

“杰克,我们去英国吧。” 


杰克抬头站起,将奈布抱在怀里:“你想到我的家乡看看吗?”

“不是,主要是想和你结婚。”奈布在一片春光中,露出久违的笑。

“是吗,其实我有个好消息告诉你。”

“什么?”

“这里就是英国,你赖不掉了。”男人坏坏的笑。





(完)

(我怎么就不能写点可爱的小甜饼呢233)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