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宴

咸鱼突刺!!www

宿伞黑白——生生世世

——糖吃多了的心血来潮产物(之前说什么最后一更让那句话见鬼去吧。)  我   要  写  糖  我  不  管!!







孤月翻山越海,将谢必安的思念从温暖的江南带至疆北苦寒之地。范无咎稳坐军帐之中,提笔白纸黑字,回信都是想他。

“……我在塞外一切尚好………甚是想你……待战局平定,定当回乡看望。”

范无咎,放下毛笔,站起身来。烛影摇晃,架上刺刀的影子一下一下的收缩又拉长。他怔怔的看着刺刀,帐外雪雕长啸。


许久,他又坐回帐中,在末尾写上一句——贵兄勿念。


走出帐中,月光倾泻,让范无咎不禁想起必安哥的一头霜雪,必是顺极柔极,像极了这白月光。只是和心上人天涯海角,他在江南烟雨中的回身一笑,他端起茶杯时的温柔眼眸,他被吻住时会把眼睛闭上,浓密的睫毛朦朦胧胧颤动,将眷念都送进范无咎的心里。





七月七日长生殿,夜半无人私语时。

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




阎王庙前二人相对而拜,生生世世永不分离。捧起谢必安精致的面深深吻下去,此痴此嗔上穷碧落下黄泉,天兵天将森罗百鬼皆不可阻隔。


从那时起,便是做鬼,也要结为黑白。一个张牙舞爪将厉鬼收入麾下时,另一个就看着心上人笨拙又坚强的样子,吃吃的笑啊,说吾弟蠢极,便是做了阴官也不曾领悟过。那时候,便有借口将他的嘴一把堵住,独独在你面前我才愚笨至此。


范无咎轻叹一口,提起长枪,走出帐外。

月下舞枪,剑影闪动。月光冷冷照在身上,枪尖迅猛扫过地面惊起一片沙土,枪刃划破长空有凄凌的裂响。收枪,天地无声。


东方的夜色中晨曦涌动,像极了他的潋滟眼眸。

今夜。一夜未眠。

生生世世。


(未完待续)

评论(14)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