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宴

咸鱼突刺!!www

宿伞黑白——生生世世〔贰〕

——为喜欢的cp开下的坑跪着也要填完|・ω・`)




最后还是没能回去。


范无咎眉头紧锁,站在城楼上,看着远方敌军的兵马撼地而来,卷起漫天沙土。战事吃紧,江南是近期回不去了,就是不知道那个平日温柔又聪明的哥哥,会不会每天都在飘渺的雨雾中怔怔的望着城门方向,等那一袭黑袍回家。


想到这里,范无咎的心就狠狠揪在一起。冰冷的目光缓缓扫过兵临城下的六军人马,这份亏欠,要用敌军的项上人头来弥补。


“出军。”将军的命令斩钉截铁落下。



喊杀声动天,携血光剑影而来。塞外的泥土是染血的胭脂一般红,长枪短剑残盔片甲歪歪斜斜的插在土中,它们的主人身首异处。黑袍横刀跃马,一骑绝尘杀入人群之中。刀剑不分彼此,从各个方向飞来,有意的,无意的。兵器只不留余地的完成它们杀人的使命。天空中阴云密布,谋划着一场大雨。


城楼上一袭白衣突兀。


范无咎看见了,大惊。



一只不知自何处而来的箭刁钻的插进肩膀。


白衣不管不顾向他飞奔而来。


“必安哥,快走啊!!别管我!!”范无咎声嘶力竭,谢必安听赛没听。



白衣上,血液和污渍混合在一起,衣服脏了一大片。“必安哥……你……素来最嫌恶白袍受染……为什么……”范无咎心疼的说。



“担心你,想必你回不了乡,就是战事吃紧,我须来探望你……”谢必安的声音仍旧是富有磁性的沉稳。他把如果你再回不来,我来带你归乡一句默默咽回心里,忍那不可出口的一句在胸膛中肆虐天地。


“必安哥,这不是如你一般的文人墨客该来的地方,我双手沾染血迹的般若之相,你可见过?必安哥,你需想清楚。”

“我与吾弟同生共死便是了。天宫地府,神官鬼差,我不在乎。”


范无咎紧紧抱住对方微微颤抖的肩膀,温柔擦去他落至脸颊的泪水。




要将生死作生世。




黑袍抱起白衣,跳上战马。战马长长的嘶啸,喊杀声直冲云霄。淅沥小雨从天而至,打湿了怀中佳人的眸和长发。



挥长刀斩断雨丝,肩头断箭狰狞嘲笑。兵将四面八方涌来,战马铁蹄下绽放殷红的花。血刃作画,杀意在雨幕中泼墨挥洒。黑袍猎猎,所到之处,厉鬼将映。



怀中白衣眼眸微垂,面色温润不改。无喜无悲看着身侧军马血花四溅,于将军衣下眉眼如画。




喊杀声渐渐弱下。回首,已是横尸万里,活人匿迹。




范无咎再也支撑不住,闷哼一声歪倒在侧,谢必安从背后紧紧抱住他。



一黑一白站在滂沱雨中,看八荒活物皆尽死绝。




将士们九泉之下可能会看到,他们曾经最张狂最冷冽的大将军,突然扑在白衣人怀里,像个孩子一样号啕大哭,泪如雨下。




这次,换白衣抱黑袍上马。说起来,他们两人最是相配。一个凶煞带他杀出重围,一个温柔送他万里归家。



马蹄轻踏,天光穿透渐渐散开的阴云,照在依偎的黑白身上。




“必安哥,我对不起你。你死后是要被玉帝点去做菩萨普渡众生的,我却叫你陪我下地狱。”

白衣轻笑一声,“见不到你,我何曾不是在地狱里。也罢,也罢,就陪你做了这杀神。”



两人马背上相拥而吻。



战马带着他们走上城墙。



远处,云映残阳,天地浩大。

(未完待续)






评论(7)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