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宴

咸鱼突刺!!www

宿伞黑白——生生世世〔叁〕

——〔壹〕和〔贰〕请在个人博客中找鸭( ˙˘˙ )
——私设黑白是能相见的



战后,范无咎大病一场。



谢必安整日整日的不睡,奔波忙走照料他。范无咎有时意识清醒,就会低声叫着无咎哥的名字,挣扎着要去阎王庙,然后又昏昏沉沉睡过去。谢必安别无他法,只好依了弟弟。





………………





江南的烟雨一如既往的温润飘渺,远处的小山丘有朦朦胧胧的影子。妙龄少女捏起竹筐里一撮茶尖,商队的马踢踏着马蹄重重打了个响鼻,雨滴打在油纸伞上溅起小小水花。



谢必安撑开阴阳伞,街上行人熙熙攘攘,游魂穿人而过,沉默行走在雨幕下。



范无咎摇起荡魂铃,幽魂齐齐回头,向范无咎集中来。范无咎兴致大发,以伞为剑在雨中即兴而舞。挽剑花环身,剑气凛然直指苍穹。幽魂木讷的看着范无咎的身体从行人身体中穿过,雨滴一丝也没被打乱,兢兢业业直线落下。范无咎舞毕,看着毫无反应的幽魂叹声无趣,随即把目光直直射向谢必安。



谢必安笑意盈盈:“吾弟身手不减。”


范无咎哈哈一笑:“鬼差的功绩就让阎王爷去评说吧,我与必安哥人间做乐岂不快活?”



“不可。” 谢必安温柔回他,撑伞将百鬼收入伞中, “你我曾杀人无数,本该堕十八层地狱,阎王却让我们做阴差,实是于我们兄弟二人有恩。”



范无咎眉头皱了皱:“杀人的过我一人来扛就是了,关必安哥什么事。” 随后,又放肆的补充了一句:“准是那日你我二人去拜时,阎王爷看我是杀星降世,惹不起,所以不敢亏待你我啊。”



“无咎,你可知道,当生生世世的承诺出口的一刻起,你我便分不开了。你入地狱,我也入。”谢必安的眼神向遥远的西北方飘了飘:“或许是这世上厉鬼太多了,地狱没你我二人的位置了罢。”




范无咎没说话,过了一会,他凑近谢必安的脸,轻轻覆上他的双唇。



这一吻极为绵长,仿佛要将生生死死血染尘沙的往事狠狠吻进心里,吻进江山最深最深的地方永远埋葬起来。谢必安想要结束时,范无咎用力抱住了谢必安,然后再次深深吻下去。谢必安也就从了他了,双手攀上他宽大的肩。



范无咎终于放开了谢必安,后者面颊绯红,怒斥道:“这里人来人往,无咎弟不可无礼!”




几个小孩谢穿过必安身体跑过去,范无咎漫不经心说:“反正做了鬼差,这偌大世间只剩你我二人了。哪个鬼胆敢插手,我收了他便是了。”




谢必安哭笑不得,撑伞道:“算是败给你了。走吧。”




范无咎跳起来,絮絮叨叨:“哎哎,必安哥,咱们什么时候回地府请兄弟们喝上一蛊吧。”



“为何?”



“咱们何不和兄弟们一起把阎王爷给打了,自己做大王。”


“奇思妙想!”


“必安哥,想不想知道我从戎多年,在金戈战马中立于不败之地的秘诀?”

“…………”



范无咎伸出四个指头,俯在谢必安耳边:“这四字真言,今日我就传给哥哥。”



然后猝不及防吻上谢必安的唇。“这四个字是——撩  完  就  跑。”


谢必安望着弟弟一路疾风闪电与自己迅速拉开距离的欠揍模样,嘴角抽搐。



好生气啊,但是不能失了风度。



趁范无咎不注意,谢必安将手中阴阳伞一把掷出,正中靶心。


范无咎也不还手,捡起伞对谢必安坏笑。



这下让谢必安也忍俊不禁,扭过头假装看树上的啾啾鸣叫的燕子。


范无咎微笑看着哥哥瘦削的侧脸。



鬼差的前路,谁知道呢,这件破事就丢给阎王爷去思考吧。
只要与你在一起,就有燕子在啾啾鸣叫呀。



“……走吧……”




范无咎站在风雨中,等谢必安走到伞下。

(完)
我一定要写出甜甜的小甜饼!

评论(9)

热度(89)